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头目哈基穆拉·马哈苏德死亡消息获证实

巴基斯坦塔利班证实哈基穆拉-马哈苏德已死亡

巴基斯坦塔利班背后支持者_塔利班巴基斯坦_巴基斯坦塔利班头目马哈苏德

中国新闻网中国新闻网官方账号2010.02.0919:05

中新网2月9日电 综合报道,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9日证实其头目哈基穆拉-马哈苏德已经死亡。哈基穆拉-马哈苏德是巴基斯坦最大非法武装组织“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首领,曾多次逃过美军空袭。此前媒体曾报道,马哈苏德上个月遭美军无人机空袭,受伤后死亡。但塔利班发言人一度否认这一消息。

劣迹斑斑“死而复生” 生死一度成谜

2009年8月,巴基斯坦塔利班头目贝图拉•马哈苏德在美军无人机空袭中身亡,哈基穆拉•马哈苏德随后成为“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新首领。

哈基姆拉30多岁,是贝图拉•马哈苏德的亲信,曾经当过他的发言人,就任头目前曾在古勒姆、开伯尔和奥勒格宰三处部族地区指挥总计约8000名塔利班武装人员作战,被认为是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分子的机动指挥官。

哈基姆拉上任后,誓言要为贝图拉复仇。他尽管年纪轻轻,策划恐怖袭击时却尤其残忍,劣迹斑斑。

巴基斯坦政府军去年10月开始在南瓦济里斯坦地区实施大规模清剿塔利班行动。美国情报显示,马哈苏德有可能逃往巴基斯坦西北部靠近阿富汗边界的北瓦济里斯坦地区避风头。

美国将马哈苏德看作肉中刺,屡次实施“斩首”行动。2010年1月14日,一架美军无人机向巴基斯坦北瓦济里斯坦地区发射两枚导弹,致死至少10人。之后就传出哈基穆拉被炸死的消息。不过,哈基穆拉在几天后公开了两段谈话录音,以证明他仍然活着。塔利班表明,哈基穆拉当天确实在大本营里,但在无人飞机展开轰炸前一个小时已经离开。巴基斯坦军方当时说,哈基穆拉可能已经受伤。

1月31日,当地电视台又报道k8凯发,哈基穆拉已经下葬。巴基斯坦塔利班则再次否认。巴基斯坦军方首席发言人阿巴斯说:“我没有确定的消息凯发k8国际官网登录,我的消息来源还没证实他是死是活。”

2月9日,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证实其头目哈基穆拉-马哈苏德已经死亡。塔利班方面消息称,马哈苏德上个月在从巴基斯坦城市木尔坦前往卡拉奇一个医疗中心的途中死亡。巴基斯坦媒体称凯发k8国际官网登录,马哈苏德原本要被送往卡拉奇接受救治,但在木尔坦附近其伤势恶化,最后不治而亡。

已死亡的塔利班头目

2006年年底,以美国为首的驻阿联军对赫尔曼德省发动空袭,打死了塔利班高级领导人阿赫塔尔•奥斯马尼。奥斯马尼与达杜拉以及塔利班前国防部长奥拜杜拉,被认为是奥马尔手下三位级别最高的指挥官。

毛拉•达杜拉2007年5月12日在阿富汗南部赫尔曼德省被打死。他死前是塔利班在阿富汗南部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在塔利班政权统治时期,达杜拉是塔利班十人领导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与奥马尔关系密切。

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的两名指挥官2009年8月25日证实该组织头目贝图拉•马哈苏德死亡。声明称,贝图拉•马哈苏德在8月5日遭到无人飞机发射的导弹袭击,受重伤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之后于23日不治身亡。塔利班之前也曾否认巴基斯坦政府有关马哈苏德死亡的说法。 哈基姆拉•马哈苏德是贝图拉•马哈苏德的亲信,他于当月22日被任命为“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新领导人。

仍然活跃的塔利班头目

阿富汗武装派别塔利班的创始人和最高领导人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1964年出生在阿富汗中部省份乌鲁兹甘,曾在几所伊斯兰学校就读。奥马尔1994年8月从阿富汗难民营中的伊斯兰教学校征招士兵组建阿富汗武装派别塔利班,塔利班在阿拉伯语中意为“宗教学生”。在他的领导下,塔利班逐渐发展成为阿富汗各派中最强大的一支势力,兵力达到5万多人。1996年3月他被推举为“埃米尔”,意思是信徒的领导人。同年4月举行了隆重的宗教仪式,奠定了他在塔利班运动中的领袖地位。1996年9月,塔利班攻占了首都喀布尔,奥马尔成立了一个6人委员会作为临时政府接管政权。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在阿富汗境内开展军事行动,塔利班政权垮台,奥马尔及其塔利班残余势力流亡到山区继续作战。2005年5月,阿富汗政府表示将赦免放下武器的塔利班成员,奥马尔表示抵制特赦,要求追随者对美军和阿富汗政府军战斗到底。奥马尔几乎不与外界人接触,有关他的相貌特征等外人很少知晓。奥马尔有3个妻子,其中一位是本•拉登的女儿。

大毛拉法基尔•穆罕默德是巴基斯坦塔利班二号人物,依然活跃在塔利班组织中。

驻阿联军万人备战清剿塔利班

驻阿富汗外国部队正酝酿与阿安全部队联手在阿南部赫尔曼德省发起大规模军事行动,清剿盘踞在当地的武装人员,夺取塔利班一处势力范围。

多名英美军官说,战役不日打响,驻阿部队眼下正做战前最后准备,根据敌人作战特点作战略部署;塔利班可能继续利用路边炸弹、人体盾牌、自杀式炸弹袭击、游击战、地道战等惯用手段顽固抵抗。

一些军事分析师认为,双方兵力相差悬殊,驻阿部队稳操胜券,但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出路在于政治途径而非枪炮子弹。